欢迎访问长沙城市网  今天是 2024年05月18日 星期六

当前位置: 首页 > 军事

朝中社:朝鲜劳动党第八届中央军事委员会第七次扩大会议,会议任命李永吉为新任总参谋长

【环球网报道 记者 朱嘉琪】据朝中社10日报道,朝鲜劳动党中央军事委员会针对朝鲜半岛地区的严重政治军事形势,为进一步彻底做好军队战争准备重大问题召开扩大会议。朝鲜劳动党总书记、国务委员长金正恩出席了此次会议。会议讨论了组织问题,解除朴秀日大将的总参谋长职务,任命李永吉次帅为新任总参谋长。

  朝中社:朝鲜劳动党第八届中央军事委员会第七次扩大会议,会议任命李永吉为新任总参谋长

  朝中社:朝鲜劳动党第八届中央军事委员会第七次扩大会议,会议任命李永吉为新任总参谋长

朝鲜劳动党第八届中央军事委员会第七次扩大会议 图源:朝中社

朝中社报道称,朝鲜劳动党第八届中央军事委员会第七次扩大会议分析那些破坏朝鲜半岛地区和平与稳定的形势恶化主犯的军事蠢动,通过将之彻底牵制的进攻性军事应对方案,并把做好一切战争准备,有事时以压倒性战略遏制力一举粉碎敌人的攻击,采取同时多发性军事攻势的问题列入议程进行讨论。

报道继续称,金正恩亲笔签署了关于朝鲜党中央军事委员会讨论决定的重大军事措施命令。他在会议上深入概括和分析了当前朝鲜半岛地区形势,并做了进一步进攻性地军队战争准备的纲领性结论。金正恩表示, 朝鲜党中央委员会的军事战略企图是,事先压制敌人的兵力使用,爆发战争时一齐消灭敌人各种形式的攻击行动,实现这一企图关键在于拥有强有力的军队。金正恩继续表示,更多地扩大并拥有执行战争遏制力使命以及具有威力的打击手段,继续深入在各部队进行机动灵活地实战部署工作。与此同时,金正恩说,要积极进行实战训练有效运用所部署的新型武器装备,使其发挥最大战斗效果来空前提升军队的战争执行能力。

朝中社报道提到,会议还讨论了组织问题,免除朴秀日大将的总参谋长职务,任命李永吉次帅为新总参谋长。还任免和调动了主要编制指挥成员。

延伸阅读:

朝鲜版"全球鹰"无人机震惊外界 采用的发动机尚未公布

朝鲜版“全球鹰”侦察机和“死神”察打一体无人机的突然公开,震惊了外界。

7月27日,朝鲜举行盛大阅兵式庆祝朝鲜祖国解放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式上展出了坦克、火箭炮和导弹等各类武器,其中首次对外公开的两款新研制的无人机成为最大的亮点。由于这两款无人机外形上与美国“全球鹰”和“死神”无人机非常相似,外界将其称为朝鲜版“全球鹰”和朝鲜版“死神”。


朝鲜首次公开的“新星”-4无人机


美国“全球鹰”无人机,对比来看就知道外界为何将“新星”-4称为朝鲜版“全球鹰”

朝鲜无人机水平今非昔比

在这两款无人机正式公开之前,外界已经在6月通过卫星图像知道朝鲜机场出现了两款神秘无人机,一款无人机翼展近35米,另一款翼展近20米,外界的普遍观点是朝鲜正在研制新型无人机,但对于这两款大型无人机能不能飞起来,外界普遍还是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认为朝鲜虽然能够研制多种类型的导弹,但由于航空技术发展落后,尤其是难以解决发动机、微电子技术等方面存在问题,认为这是朝鲜“战略欺骗”的惯用手段,上述飞机可能就是全尺寸模型而已,根本无法飞上天。

然而,“打脸时刻”很快就到来,朝鲜不仅地面展示了这两款无人机,阅兵式中还进行了空中展示,飞过阅兵现场,这在其他国家阅兵中也是少见的。即使展示,为了安全也只是放在车辆上进行展示,朝鲜在阅兵场合进行飞行展示也是向外界表明其对国产新型无人机的可靠性的自信,也是“打脸”西方舆论怀疑的最好手段。

提到朝鲜无人机,一些读者可能会想到进入韩国的“朝鲜航模级无人机”,最近的一次“进入”韩国的事件发生在去年12月。根据韩国军方当时公布的信息,去年12月26日,韩军从当天上午10时25分起在京畿道一带捕捉到多条疑似朝鲜无人机航迹。韩军共识别到5架无人机,首先捕捉到的1架进入金浦和坡州之间的汉江中立水域,随后直接飞往首尔北部地区,甚至闯入总统府禁飞区,最后离开首尔返回朝鲜。其余4架从江华岛西侧飞入,在江华岛地区展开活动。

为了击落这些无人机,韩国军队可谓兴师动众,出动了F-15K战斗机、“阿帕奇”和“眼镜蛇”武装直升机、KA-1轻型攻击机等飞机进行应对,地面的防空火力也进行了准备。但结果是导致己方一架K-1A轻型攻击机坠毁,而“朝鲜无人机”全身而退,这让韩军“颜面扫地”,韩国总统尹锡悦更是怒斥了军方应对不力,指出军方训练不到位,等于是平时毫无作为,而且过去有类似情况多次发生。他尖锐地质问说:“军方其间到底做了什么?”


韩国此前展示的一款坠毁在韩国境内的“朝鲜无人机”,属于单兵手持抛掷发射微型无人机

第二天,韩军当天下午在仁川市发现“推测是朝鲜无人机的航迹”,并出动多架军机进行了约3个小时的监测,但最终发现其实是鸟群,颇有点草木皆兵的意思。对于韩国方面的说法,朝鲜没有进行回应,这种做法与2017年韩国方面指责朝鲜无人机“入侵”事件一样,当年韩国军方在境内发现多架无人机残骸,韩国方面称这些无人机来自朝鲜。

韩国军方2017年对坠毁的无人机进行拆解研究后发现,制造无人机的零部件来自多个国家,许多零部件都可以在网上买到。例如,信息储存卡、伺服电动机是韩国制造的;自动操纵主板和GPS天线则是美国货;陀螺仪传感器、收信机和照相机是日本生产的消费级相机,镜头没有经过改良,是最初购买时的基本配置;而GPS主板竟然是瑞士的产品,显然是利用民用零部件制造的“拼装货”。当时韩国军方和军事专家都普遍认为坠毁在韩国境内的无人机技术水平停留在航模级别水平。

上述无人机是一种低成本无人机,其实朝鲜曾展示过更复杂的军用无人机,在2013年朝鲜举行的庆祝朝鲜战争停战60周年的阅兵式上,朝鲜国产新型无人机首次公开亮相,引发外界关注。从外形上看,阅兵式上亮相的新型无人机气动布局和尺寸大小与美国MQM-107型靶机非常相似,安装在一个带导轨的倾斜发射架上,发射架集成在广泛装备朝鲜人民军的ZIL-130型卡车上,无人机配备了用于起飞升空的助推火箭,朝鲜官媒曾对该新型无人机进行了报道,报道中,无人机投掷的炸弹准确命中目标,这说明这种无人机是一种无人攻击机,可携带炸弹,整体性能水平达到上世纪80年代无人机的水平。

韩国境内发现的疑似朝鲜无人机让外界对其无人机技术水平评价并不高,由于航空工业是一个难度很高的行业,加上近几十年来朝鲜基本没有推出现代化的航空工业产品,现役的军机基本上都是国外产品,因此外界普遍认为,朝鲜无法研制出现代化的大型无人机,这也是此次朝鲜版“全球鹰”和“死神”察打一体无人机突然现身,让外界大为惊愕的重要原因。


朝鲜在2013年的阅兵式上次展示军用无人机

朝鲜版“全球鹰”性能推测

根据朝鲜公布照片朝鲜版“全球鹰”无人机被命名为“新星”-4,朝鲜版“死神”察打一体无人机则被命名为“新星”-9。之所以外界将“新星”-4戏称为朝鲜版“全球鹰”,最主要原因是两者外形上太相似,尺寸上也相近。至于为何如此相似,笔者想起了网络上流传的一句话——“摸着鹰酱过河”,这句话由摸着石头过河改编而来,大概意思效仿美国的技术和经验,美国列装过的武器装备大部分经过长时间的研制,有些还经过实战,具有很大的参考意义。

考虑到2019年6月20日,伊朗军方在霍尔木兹海峡附近击落一架“全球鹰”无人机,并且当年还公开展示了该无人机的残骸,而伊朗和朝鲜有密切的军事关系,双方是否在“山寨”“全球鹰”无人机上有合作,想必大家心里都会有自己的答案。

“新星”-4采用了与美国“全球鹰”无人机相同的常规气动布局,大展弦比低单翼,机头上方隆起圆拱形整流罩内部应该用于容纳卫星通信天线,V型垂尾,发动机进气口和发动机布置在机体尾部的上方位置,采用收方式前三点起落架。


“新星”-4应该也是定位为一款战略无人侦察机

发动机是飞机的心脏,“新星”-4现身之后,外界对该机采用何种动力系统非常感兴趣。美国“全球鹰”无人机采用的一台罗·罗公司的F-137-RR-100涡扇发动机,推力3.4吨,无人机携带了约7吨的燃料,再结合适合长航时飞行的大展弦比机翼,最大航程可达2.3万千米,侦察半径约5600千米,滞空时间超过36小时,一次出动的侦察面积达14万平方千米,比韩国国土面积还大近4万平方千米。

朝鲜没有公布“新星”-4采用何种发动机,该无人机飞行时尾烟比较黑,有分析据此认为该机可能采用的是涡喷发动机,而不是更省油的涡扇发动机,发动机很可能来自朝鲜空军的歼-6、米格-21等飞机的涡喷发动机,这种分析并非毫无根据,朝鲜对新型无人机侦察半径大概为500千米,老式的涡喷发动机也能满足需求。但笔者认为,如果朝鲜通过特殊渠道获得一些公务机的小型涡扇发动机也能用于“新星”-4,毕竟该机定位于战略侦察无人机,装备数量应该是个位数,对发动机数量要求不是特别多,使用公务机的小型涡扇发动机也是一个选择,这样还能大幅提升无人机的滞空时间,进而提升侦察监视能力。

“新星”-4采用与“全球鹰”无人机相同的气动布局,这也意味着该型无人机定位也是用于战略侦察,但由于朝鲜没有公布相关侦察载荷的信息,只能推测该机与“全球鹰”一样,配备了光电侦察系统和合成孔径雷达,具备全天候侦察能力,此外还可能配备了电子侦察设备,用于侦测对方雷达、无线电通信等发射的信号。“全球鹰”无人机配备的X波段合成孔径雷达获取的条幅式侦察照片可精确到1米,光电侦察系统包括了可见光和红外成像设备,能够在2万米的高空识别坦克、导弹发射车和飞机,并具备实时监控能力。考虑到朝鲜微电子技术水平,侦察设备可能通过特殊渠道获得,侦察能力应该无法与“全球鹰”相提并论。


朝中社公布的金正恩与绍伊古一同参观武器装备展览会照片中出现的“新星”-4无人机

对朝鲜有何意义?

作为一款定位于战略侦察的无人机,“新星”-4对于朝鲜来说最大的意义就是将大幅增强侦察和监视能力,尤其是战略侦察能力。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曾于2021年1月要求有关部门在2025年前研发出可精密侦察前线纵深500千米的无人机。“新星”-4如果配备了可侧视扫描的合成孔径雷达,平时该无人机在朝韩边境线附近飞行就能侦察韩国和美军在三八线附近的军事部署,战时则可视情况前出一定距离进行侦察,为朝鲜精确打击导弹提供目标指示。

值得一提的是,朝鲜高调公开无人机飞行视频,表明这些无人机正处于飞行测试之中,“新星”-9已经进行了导弹发射试验,这也说明这些无人机可能接近交付部队或已经在部队小范围试验性装备的程度。

“全球鹰”无人机超长的滞空时间让其有了“平流层侦察卫星”的称号,“新星”-4的在朝鲜侦察体系中应该也是扮演这种角色,尤其是在朝鲜近期侦察卫星发射失败的背景下,展示该无人机还传递另外一层信号,朝鲜虽然侦察卫星发射失败,但手里还有替代品,并且朝鲜还会继续发射侦察卫星,未来朝鲜侦察体系向大国靠齐——既有侦察卫星,也有长航时战略侦察无人机,优势互补。

公开“新星”-4无人机还具有政治意义,类似“全球鹰”的长航时侦察机一般认为是大国才能够研制出来的战略级武器装备,像韩国、德国这些国家想拥有这种无人机,只能向美国购买(韩国向美国购买了4架“全球鹰”无人机),这次朝鲜展示“新星”-4无人机向外界和国内都传递的信号是:朝鲜能够研制出大国才有的战略无人机,不仅可以提升国民的自豪感,在国际舆论上也能获得一分,当朝鲜在阅兵式上展示“新星”-4、“新星”-9等现代化无人机后,韩国媒体惊呼“这些无人机是从哪里来”的时候,效果就已经达到了,此外还“打脸”了西方舆论习惯性质疑朝鲜展示先进武器是战略欺骗的现象。

金正恩视察多个军工厂

据朝中社6日报道,朝鲜劳动党总书记、国务委员长金正恩8月3日至5日视察了大口径火箭炮弹厂等重要军工厂,了解了朝鲜劳动党军工政策核心目标的执行情况。

报道称,金正恩先后视察了超大型大口径火箭炮弹厂、新建的微电器厂、战略巡航导弹和无人攻击机发动机厂,考察了新系列狙击武器生产和重要战略武器架车生产情况。

报道称,金正恩在视察大口径火箭炮厂时高度评价该厂技术及生产工程现代化成果。报道称,金正恩指示提高工厂的生产能力,以此作为加强国防能力的重要部分。

  朝中社:朝鲜劳动党第八届中央军事委员会第七次扩大会议,会议任命李永吉为新任总参谋长

  朝中社:朝鲜劳动党第八届中央军事委员会第七次扩大会议,会议任命李永吉为新任总参谋长

金正恩视察军工厂 图源:朝中社

在视察狙击步枪生产厂时,金正恩表示,面对战争形势的变化,实现人民军和前沿部队所携带的狙击步枪现代化才是备战最重要、最迫切的问题。

  朝中社:朝鲜劳动党第八届中央军事委员会第七次扩大会议,会议任命李永吉为新任总参谋长

  朝中社:朝鲜劳动党第八届中央军事委员会第七次扩大会议,会议任命李永吉为新任总参谋长

金正恩视察军工厂 图源:朝中社

据悉,朝鲜已经测试了更大口径炮弹的火箭发射器和先进的巡航导弹,并在上个月测试了包括加装固体燃料的“火星-18”新型洲际弹道导弹(ICBM)在内的最新弹道导弹。朝中社称,金正恩呼吁大规模生产各种尖端战略武器发动机,从而为实现朝鲜“新型战略武器研发革命”作出巨大贡献。

新加坡《联合早报》指,金正恩连续数日访问了多个武器生产设施并不寻常,朝鲜正大力发展各种战略武器和常规武器,最近也展示了一系列武器。

韩联社则指出,此次视察在韩美将于21日至24日实施代号为“乙支自由护盾”(UFS)的联合演习前进行,因此备受关注。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长沙城市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要收藏
0个赞
转发到:
腾讯云秒杀
阿里云服务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