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长沙城市网  今天是 2024年05月18日 星期六

当前位置: 首页 > 军事

“生前张扬,死时低调”,外媒曝普里戈任葬礼在圣彼得堡以非公开形式举行

【环球网报道】“生前张扬,死时低调”,路透社当地时间29日如如此报道说,“瓦格纳”集团创始人普里戈任日前坠机身亡后,其葬礼周二在圣彼得堡以非公开形式举行。

“生前张扬,死时低调”,外媒曝普里戈任葬礼在圣彼得堡以非公开形式举行

路透社29日报道称,普里戈任葬礼周二在圣彼得堡以非公开形式举行 图自外媒

报道称,相关新闻发布机构在Telegram发布了简短的消息,称普里戈任的“告别仪式以非公开形式进行”,“希望与他告别的人可以前往波罗霍夫斯科耶墓地”。

路透社称,普里戈任的葬礼在远离媒体聚光灯的地方举行,这与他生前肆无忌惮、飞扬跋扈的风格形成鲜明对比。根据现场画面,普里戈任葬礼举行地附近部署有大量警察和俄罗斯联邦国民警卫队成员。俄独立媒体“Agentstvo”称,一名墓地工作人员透露,只有二三十名与其亲近的人参加了葬礼,仪式只持续约40分钟。

综合外媒报道,当地时间23日傍晚,一架从莫斯科飞往圣彼得堡的Embraer–135私人飞机在特维尔州坠毁,机上共有10人,其中包括3名机组人员。初步信息显示,机上人员全部遇难。俄罗斯联邦航空运输署发布的失事飞机上的人员名单显示,7名乘客中包括瓦格纳集团的几乎所有高层领导。当地时间27日,俄罗斯联邦侦查委员会发布消息称,对在特维尔州飞机失事中的遗体遗传学分析已经完成,结果显示,所有10名遇难者的身份均已确定,并与航班人员名单相符。已确认普里戈任遇难。

据路透社此前报道,关于普里戈任葬礼,当被问及俄总统普京是否会出席时,克里姆林宫发言人佩斯科夫告诉记者,“总统不会出席。”他还称,克里姆林宫没有关于普里戈任葬礼计划的任何具体信息,有关安排由其亲属决定。

延伸阅读:

媒体:拜登撤回"普京暗杀普里戈任"言论 变得小心翼翼

直新闻:雇佣兵集团“瓦格纳”创始人普里戈任坠机身亡一事余波未了。美国总统拜登撤回了此前接受采访时将矛头指向普京的说法。您对此事后续有何观察?

特约评论员 吴蔚:事发当天,刚刚度假回来的美国总统拜登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对媒体来了一句“如果普里戈任真的死了那可真的一点也不意外”,他甚至直接将矛头指向普京,称其为“俄罗斯发生许多事情的幕后黑手”。在我看来,拜登这话说的确实草率了,是一种未审先判。事实上,如果年事已高的美国总统先生能上点心仔细读一读每天放在案头的情报汇总,就能明白,普里戈任之死也许会有“一万种可能性”,而普京恰恰是最没必要出手的那个。

如今拜登撤回了此前的草率言论,变得小心翼翼起来。是的,美国确实有必要收起弹冠相庆的嘴脸,审慎研判这起坠机事件的内情与后效。如果可以的话,美国最好先把自己择出去,毕竟在莫斯科郊外炸毁一架要员专机,是一件足以激怒克林姆林宫的直接挑衅。


拜登

美国总统亲自带节奏将矛头指向普京,克宫发言人第一时间予以驳斥。在“瓦格纳之乱”被俄罗斯官方定性为叛乱的那一刻起,普里戈任的命运就已经飘零。如果普京真的不愿放过他,在冲突平息的那一刻起,法律的武器就足以让“雇佣兵之王”束手就擒。然而,事情并未朝着这个方向发展,普里戈任与他的雇佣兵们交出手里的重装备,轻车简从地开往了白俄罗斯,在白乌边境安营扎寨,让数百公里之外的基辅惴惴不安。是的,“瓦格纳”作为俄罗斯大国博弈工具的历史仍未终结,哪怕高层尽数洗牌,续写故事的笔仍然会交给下一位“普里戈任”,他也许不叫叶夫根尼,但他一定为俄罗斯的利益而战。

在普里戈任专机坠落的那一天我写下了这样一段话:他的敌人太多了,无论来自国内还是国外;他经历了太多次生死考验,我甚至怀疑他对死亡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如果说非要揪出一个凶手,我想这个凶手的名字应该叫“政治与野心”。

但无论如何,这是一起坠机事件,它当然意味着事件的细节是能够被人为寻回的。飞机的黑匣子已被俄罗斯当局控制,如果它是完好的,调查人员应该能在当中听到飞行员在最后时刻的通话记录、操作记录,还有飞机上无数传感器记录下的关键数据。

我个人认为,若从事故调查、刑事侦查的角度看,此事一定会有一个明确的结果。但要从政治的角度去推测,此事的后续走向,就非常值得玩味了。


普京

直新闻:普里戈任坠机身亡后,普京签署总统令,要求“瓦格纳”士兵宣誓效忠俄罗斯。吴先生,这是一个巧合吗?您如何展望“瓦格纳”今后的命运?

特约评论员 吴蔚:确切地说,在“瓦格纳之乱”后,俄罗斯当局就已经要求任何代表军方开展工作或支援莫斯科对乌克兰开展“特别军事行动”的人都必须宣誓效忠俄罗斯。这是一则通令,并不仅仅针对“瓦格纳”集团而言,要知道俄罗斯境内存在的PMC组织远不止“瓦格纳”一家,就连俄罗斯天然气有限公司都有自己的雇佣兵集团。只是,普京在普里戈任坠机身亡后签署这个总统令会显得有点扎眼。

正如我刚才谈到的,我认为“瓦格纳”的故事仍将延续,因为本质上莫斯科仍然需要这样一个大国博弈的工具,这是一种路径依赖,是一种行之有年的斗争手段,就算没有“音乐家们”,也会有“工程师们”。

这一起坠机事件确实严重打击了“瓦格纳”集团,机上除了普里戈任与乌特金,还有不少瓦格纳突击群的指挥官们,他们不少都是在叙利亚、非洲、乌克兰战场上“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但“瓦格纳”集团并非没有其他骨干存活,在白俄罗斯、在非洲乃至全球更多地区,还有数万名“瓦格纳”雇佣兵在履行生死合同。这一切都预示着普里戈任的死亡也许仅仅宣告“普里戈任的时代”结束了,但“瓦格纳的时代”仍未终结。

俄乌冲突仍在延烧,俄罗斯与美国的关系仍在低谷,大国博弈的游戏仍在继续,“音乐家们”的故事仍在续写。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长沙城市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要收藏
0个赞
转发到:
腾讯云秒杀
阿里云服务器